在「巨星」滿天飛、「國寶」被消費的時代,不張揚的江蕙,以紮實、近乎零瑕疵的歌聲,耕耘著台語歌壇,她灌輸的音樂養分甚至跨界滋養了整個台灣樂壇。她的貢獻,絕對大於台語歌。


◎江蕙對歌壇的貢獻,在於她的歌聲。

  有人說,江蕙一開口,第一句,你就會知道「天后」的定義。

  江蕙從9歲的苦情花到南北巨蛋舞台上的巨星,多少年的走唱人生,千錘百鍊出金嗓子,600多首金曲唱下來,共獲得十座金曲獎,5座金曲獎個人獎項(其中4屆連莊)台語最佳女演唱人獎只是錦上添花,每年年底一張精工打造的專輯,叫好叫座,不斷在她的經典歌單上再添新曲。光是「家後」,自2001年發行後,年年在KTV點歌榜上名列前矛,帶動台語歌曲的傳唱度。

  江蕙將台語歌升級,不只市井能唱,也進得殿堂,早就突破「那卡西」畫定的界限,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點名請她合唱「雨夜花」不是偶然。

  她的歌,意境可大可小,「酒後的心聲」這類酒歌動人,「惜別的海岸」這類男女情愛揪心,而「家後」已是經典,「無言花」和「落雨聲」、「阿公的眠床腳」歌頌親情,至於「搏杯」、「甲你攬牢牢」,更是大情大愛,將男女私情擴大為對社會的關懷。

  先前為了演唱會辦歌迷網路票選曲目,活動一個月,第一高票「藝界人生」高達27萬票,「酒後的心聲」、「家後」、「落雨聲」和「博杯」,都有26萬票以上,可見江蕙歌曲的傳唱度與影響力。

  江蕙出道以來的首場演唱會,凝聚27年演唱功力,也使歌迷期待能量爆發,台北四場票房的銷售速度,創小巨蛋紀錄,讓人訝異的是,寫下如此紀錄的,竟然是被唱片市場視為「小眾」、「邊緣」的台語藝人;歌迷群也跨越閩南族群、跨越年齡群,讓很多已經不會說台語的年輕人體認到台語之美。

  錄音作品固然完美,現場演唱功力更是見真章。江蕙備戰一年多,演出超水準,幾乎零瑕疵,歌曲精準如錄音室後製,情感飽滿的歌聲,足為眾多急於開唱的後生小輩當典範。


◎江蕙對歌壇的貢獻,在於她的態度。

  相對於動不動就妄稱「天后、天王」、出幾張唱片就開演唱會、或者現場不對嘴就大走音的後輩,江蕙「精雕細琢」的態度,在講求快速的現代歌壇,非常「不合時宜」、卻是彌足寶貴。

  從1981年首張專輯「東京假期」起,江蕙金曲無數,「酒後的心聲」還創下狂賣300萬張的無敵紀錄,10多年前就有人勸進開演唱會,即使這幾年演唱會市場風起雲湧,面對各方勸進,她就是不肯點頭,直到真的「準備好了,可以呈現最完美的了」,即全心投入,準備期超過一年,開唱前三個月內彩排超過30場。

  以江蕙的歌壇地位,她大可以代言、跑趴、大撈其錢,可是江蕙愛惜羽毛,堅持音樂本位,每年一張專輯、只唱好歌,用音樂和歌迷對話,而連年全勤出席金曲獎,不管是不是入圍、頒獎、領獎,她堅持到場,只因為「音樂人要支持音樂的活動」。


◎江蕙對歌壇的貢獻,在於她的大器。

  只要江蕙願意,她可以一直報名金曲獎的個人獎項,只要評審不是有意「平衡」,她幾乎可以一直拿獎下去。但江蕙大器讓賢,自動移除「江蕙障礙」,讓更多台語女將可以跨越障礙、登頂封后。

  江蕙還樂於提拔創作新人,為了鼓勵台語歌詞創作,推廣台語之美,發掘新人,與唱片公司合作舉辦「江蕙好詞盃」歌詞創作徵選,三個月內收到來自台、美加、日本、大陸共兩千多件報名,她本人每天在家用心聽每一首歌、每首聽3遍,真正選出佳作來,並在她的專輯中大力啟用新人作品。

  除了詞曲合作,江蕙也在演唱上拔擢新人,施文彬、阿杜都是成名前就獲得與阿姐合唱機會,她在自己的專輯記者會上,大力推薦方炯鑌,疼惜晚輩的作法,顯現天后風範 。

  江蕙以自己的「藝界人生」,耕耘出台/國語歌壇一片沃土,在那些羽翼未豐、修煉未竟就妄想天王天后寶座者面前,江蕙的每一個動作、每一次開口,都真真正正貢獻了歌壇。